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

熱播綜藝之外,好演員應該如何“就位”?

2020-11-19 09:45
來源:半月談網

對話嘉賓

劉天池(中國內地女演員、導演、教師;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戲曲學博士)

張漫子(半月談記者)

在重顏值、輕演技、“小鮮肉”“小花旦”霸佔熒屏的前幾年,還記得一檔名為《演員的誕生》的節目嗎?這檔熱播綜藝被評價重新定義了“演員”這一職業,讓大眾重新感受到表演的魅力、熾熱的演技和戲劇的撫慰。演員這個行當,是與娛樂深度綁定,還是加速向職業化邁進,成為廣為關注的議題。

天津人藝推出抗疫舞台情景劇 《天使之愛》 致敬“白衣天使”

讓觀眾記住角色忘了演員

張漫子:觀眾對演員的要求越來越高,不再滿足於在屏幕舞台上看到一張漂亮的臉蛋了,大家渴望在表演中看到更多顏值以外的驚喜。

劉天池:我們挑選演員時,外部的硬件條件只是一部分,演員需要有在人羣中獨特的辨識度,讓你想多看一眼。美是一個要素,但一定不是全部。外觀素質考察合格後,還要觀察內在素質,比如有好的形象思維,你説什麼,他/她就能勾勒或呈現出畫面,這是創作想象能力。再比如,具有感性思維,這樣有利於建立表演藝術中的真實感和信念感。

理性思維和分析能力也不可或缺。演員是執行者,需要創造性地使用自己的語言、身體,在觀眾前面呈現另外一個人。整個過程不像演奏家那樣可以藉助樂器,是自己獨立完成的,那麼就需要他是一個執行能力非常強的人,有着非常清晰的分析力、判斷力、理解力。來到學院學習,畢業的時候,有人拿瓷碗,有的人拿木碗,有人捧走金碗。

張漫子:業內看來,能夠捧着金碗的演員需要具備哪些素質?有沒有評判標準?

劉天池:好演員塑造的角色,一定要有個人的內部心理特徵,而不只是在“解決事件”。作為觀眾,你能夠跟着他走,你能感受到你與他之間有的共性,產生共鳴,那麼這個角色就立起來了。所以説演員塑造的角色鑲嵌在故事裏,鑲嵌在時代裏,鑲嵌在一羣人的精神世界中,最終點是以角色的名義生活起來。好的演員塑造了好的角色,讓人記住了這個角色,甚至忘了演員是誰。

張漫子:世界上存不存在天才型演員?演技可以後天訓練嗎?

劉天池:先天、後天各佔50%。首先要是這顆種子,才能產生光合作用,去發芽。而“光合作用”的條件,一個叫做藝術語言體系,一個是身體語言的訓練。現在許多演員這兩項技術是不過關的,只是一種“自然”的呈現。

角色必須具備性格化。也就是説“似是而非”,既像,又不是,這是最準確的。我們看到的角色,是我曾經生活印記當中的那麼一類人,是典型羣體中抽離出的個體。現實中,比如古裝戲的一些角色,常常讓觀眾感覺“根本沒這個人”“不可能存在”,這就是失敗的表演。

每一個人都能夠擁有戲劇

張漫子:記得有幾年,幾乎人人都有演員夢,藝考的學生擠破大門。直到今日,考生也不見少。不斷有年輕的學生嚮往演員這份職業,喜歡戲劇、喜歡錶演,演員來源也非常多樣化了。這是好事還是壞事?

劉天池:英雄不問出處。戲劇不應當框在某個主體裏,每個人都可能擁有這項技能。對於專業從事這個行當的人來説,需要一個科學的、系統性的訓練路徑。但更多無法考入專業學院的年輕人,也可以有一個被髮掘的途徑。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演員,但每一個人都能夠擁有戲劇。

張漫子:作為人文思想的外部表達,精神世界的藝術化呈現,戲劇在媒介多元化的今天,它的邊界在變,與大眾的關係也在變……

劉天池在指導學生

劉天池:我的老師曾經告訴我“把人演活,不許來假的,要讓別人相信”。當老師以後,隨着對戲劇理解的加深,我覺得戲劇不應該只是學院派玩的東西。

戲劇是不斷髮展着的。在以前,人們白天狩獵,晚上圍在一起講故事,預測明天發生什麼事,你演這個,我演那個,人與人之間有了互動交流,也有了情感釋放,加強認知,獲得勇氣,共同對抗不可知的東西。戲劇是從這兒開始的。然後它開始用於祭祀,人們用吟唱的方式與天地、過去未來、生命對話。

人們漸漸發現,戲劇是解決人類困惑的一個很好的手段。羣體聚在一起,變成了彼此的折射,讓我們看到更多生活的界面。

讓人們看到更多,看得更遼闊,由此產生了教育戲劇。人最難了解的是情感和情緒,表演就是讓你去了解人的情感和情緒,正確使用情感和情緒,建立信任。不論是學生、白領,還是企業家,都需要精進自己包括同理心、判斷力、交際交流、表達思想等被稱為“生存技能”的東西。戲劇研究的就是什麼場合下,作為什麼角色,應當如何準確地完成什麼事,“發現自己的個性,丟掉自己的任性”。從這個角度看,戲劇是每個人都需要的。

一些作品少了對人性和時代的思考

張漫子:如今,似乎很難看到一部電視劇裏的某個角色堪稱經典表演。一方面,演員的隊伍越來越壯大,另一方面,出色的演員不夠常見。有段時間,一打開電視就是“媽媽來了,婆婆來了,媳婦來了”,再過一段時間,打開電視全是“甜寵”。製作方、播出平台説“老百姓愛看這個”,老百姓説“我們不愛看這個”,所以就不知道誰在需要,但這些相似的作品在大量地生產。

劉天池:我們演戲的時代,大文學家還在,但現在的大量作品,從文本之初就缺乏厚重的東西。我們的作品少了對人性和時代的思考,這很可惜。劇情越來越雷同,還有很多橋段脱離現實。年輕演員沒有什麼鍛鍊可言,也沒有創造可言,沒辦法“脱胎換骨”來一套表演。

斯坦尼“體驗派”誕生的時候,就是要打破“程式化”,打破“符號性”,認為“人不應該被符號所禁錮”。然而你看現在,又回到了“程式化”當中——鏡頭、人物動作相似,連台詞都相似。很多作品看第一集,就知道結局是什麼樣子。

張漫子:好在今年以來,影視作品好些了,有些耳目一新的題材出現,也有實力派演員在其中向觀眾呈現了更加紮實的表演。

劉天池:是。去年以來,國家重視現實主義題材的創作,大家能夠關心現實主義的東西了。我常常在看劇的時候留意彈幕和知乎網友對一些問題的討論,那裏有很多觀眾的呼聲,能倒逼創作者去反思。人的自我意識覺醒,分辨能力和審美能力越來越強,表演的方式會隨着時代的審美而改變。最終大浪淘沙,時代會朝正確的方向前進。

不論什麼時候,好的表演者,必須完成一個好的角色,完成一個好的作品,這件事不會改變。表演藝術的本質是研究人、表現人、給人看的藝術。只要有人在,戲劇就會在,演員就會在,觀眾就會在。(刊於《半月談內部版》2020年第11期 原標題:《大浪淘沙,好演員標準不會變》)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